第四一九章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3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她也没跟我说过……”韦无缺不愧是邪教出身,口风说转就转。

“混账,你刚才怎么说的?”周勇牛眼一瞪道。

“刚才不那么说,大人能出来么?”韦无缺不怕王贤,就怕周勇,秀才遇见兵,有理说不清啊。“大人也不管管贵属下,怎么说大家也是同僚,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……”

“少废话。”周勇又是一板子,打得他眼冒金星。“是不是得再打一顿,才能老实说话”

“我只是见过她几面,大家又不熟,还有男女大防。大人也不希望我太随便了吧。”韦无缺挂着鼻血道:“但我的判断也是有依据的……大人知道,我今天为何去那张大夫家么?”

王贤懒得搭话,阴着脸盯着他,韦无缺只好怏怏道:“是顾小姐,哦不,现在叫宋仙儿,私下拜托我来看一下大人你的病情如何。”说着笑嘻嘻道:“若是心里没有大人,她岂会关心大人的死活?”

王贤沉默好一会儿,问道:“她现在在哪里?你是怎么见到她的?”

“其实之前我也不是故意骗大人的,我是打听到确切消息说,有人从你府里带走了个女子,去当白莲圣女。”韦无缺道:“所以听说圣女招婿,才带大人过去,谁承想却张冠李戴了,请大人见谅。”

“我问你她现在在哪里?”王贤的目光阴冷下来,他在努力压抑躁动的血液。

“她现在自然在山西。白莲教派她过来,可以一步妙棋。”韦无缺笑嘻嘻道:“大人可能有所不知,那刘子进在造反之前,其实不过是白莲教的一个香主,上头还有堂主、舵主、总舵主、圣女一于人等。总之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谁知他竟不是池中之物,一遇风云便化作金鳞,转眼就有了五万大军,兵精粮足,扼险而守,进可图山西、下陕西,割据一方。退可走西口、进草原,自保无虞,实在是成大事的架势”

王贤耐住性子,点下头,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按说刘子进的地位,应该水涨船高吧?然而白莲教僵化的很,每县一个香主,每府一个堂主,每省一个舵主,竟然雷打不动。结果他已经成了整个北方最强的义军,在白莲教里却还是个香主,你说他能不窝火么?更让人气愤的是,他上头的堂主、舵主,还时时摆出上司的架势,刻刻想要分他的权,夺他的兵,换了大人,是不是要干他娘的?”

王贤依然不做声,韦无缺只好自顾自道:“总之双方关系糟透了,但刘子进还得靠着白莲教,不敢叛教而出。他手里又有兵,那些人也奈何不了他,双方就这么僵着,但谁都知道,这样下去,早晚会火并起来。白莲教那些老家伙,等了这么多年的造反大业,自然不能看着他们掐起来。于是将宋仙儿派了过去,圣女的魅力果然无边,很快就拉拢住刘子进,又把那帮上司支去杭州求亲

王贤听他说着,心里难以置信,那个总是低眉顺目、苦等自己垂青的顾小怜,竟有这么大的本事,面上却淡淡道:“这就不对了,既然圣女成了亲要退位,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求娶?”

“呵呵,大人明鉴,圣女也是爹生娘养的,那唐赛儿的父亲,是白莲教的护教长老,地位超然,弟子门徒众多,谁成了他的东床快婿,就会得他全力支持,争取舵主之位,您说他们能不积极么?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不过我更佩服宋仙儿这位新圣女,没有根基,靠着个人魅力和手腕,便将这帮山西佬收拾的服服帖帖。”

他明明是赞美之言,王贤却觉着有些刺耳,冷声道:“你在杭州做的好事,还胆敢去白莲教的老窝?”

“在杭州,别人都跑掉了,那帮山西佬却一个没回来,刘子进感谢我还来不及呢,又怎会杀我?”韦无缺不在意的笑道:“当然学生也不会傻到以身犯险,毕竟他们不像大人这么明智。”说着努努嘴,指着几上那副胡须道:“其实我借用了他手下一个将军的身份,李代桃僵,我够坦诚吧大人?”

王贤当作没听见他这句的,问道:“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

“一来是确认一下大人安否,好给仙儿姑娘个交代,二来是想跟大人合作,擒贼擒王,为朝廷拿下刘子进。”韦无缺笑道:“这样的大功劳,大人不会拒绝吧?”

“我拒绝。”王贤一句话,让韦无缺差点憋出内伤,好一会儿才苦笑道:“先听我说么……刘子进已经向仙儿姑娘求婚了,仙儿姑娘现在好生为难,大人依然无动于衷?”说着咧嘴笑道:“我可不想看到大人戴绿帽,大人,帮人就是帮自己,抓了刘子进,仙儿姑娘还是您的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王贤冷冷道。

“这好办,我可以⊥先你们见上一面。”韦无缺笑道:“只是不知大人,有没有这个胆子?”

王贤又沉默以对,韦无缺只好无奈道:“其实仙儿姑娘并不住在广灵,而是住在大同,大人敢不敢同我去见她?”

“有何不敢?”

“一来,大人可病着呢,没理由去大同。”韦无缺笑道:“二来,仙儿姑娘身边可全是白莲教高手,万一非要把大人留下来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
“见到她之后呢?”王贤不置可否的问道。

“大人说服她,答应刘子进求婚,到时候他必来大同迎亲,我们便可一举成擒”韦无缺笑道:“为朝廷除此一害,大人公私两便,岂有不答应的道理

“……”王贤紧紧盯着韦无缺,韦无缺也不服输回望着他,就在两人都撑不住要眨眼时,王贤啐一口道:“把他带下去。”

“是”周勇挥挥手,卫士们便将韦无缺连人带椅子,一起搬了出去。

不一会儿,屋里恢复了安静,王贤像在闭目养神,但谁都知道,他心里定然极不宁静。

他没想到,自己能在这里见到韦无缺,而且这厮摇身一变,竟然跟自己一样,成了锦衣千户更没想到,这厮还带来了顾小怜消息其实他心里最大的不解,是韦无缺这厮,到底在搞什么名堂?人活着总得有个目的吧?他从浦江到杭州到山西,为何到处专门坑队友?难道他就喜欢损人不利己?这货也太变态了吧

不过他知道这厮的话,向来十句有九句真,只有最关键的一句是假的。虽然这比满嘴谎言还要命,但从获取信息的角度讲,这厮的话还是值得细细琢磨的。

王贤闭目想了好久好久,才睁开了眼。便见周勇和二黑一脸关切的望着自己,翻翻白眼道:“看什么看,我脸上有花?”

“不是,我们在打赌,大人是不是睡着了。”二黑笑道。

“无聊。”王贤眉头微皱道:“安排一下,我要去趟大同。”

“大人,您可不能上他的当,那小子满嘴瞎话没句实话。”周勇惊道:“咱们还让他坑得不够苦么?”

“是啊,”二黑也闷声道:“韦无缺那小子,应该跟赵王牵扯很深,而山西这帮人,也跟赵王牵扯很深,他们合起伙来坑我们的可能,真得很大很大

“有道理……”王贤点点头,道:“但既然知道她在那里,又遇到这种问题,我不去一趟,总是难以安心。”

“大人,您什么时候这么痴情了?”以二黑对王贤的了解,他远远算不上情种,更不是冲动之人。

“我向来如此好吧,要不怎么说物以类聚呢?”王贤白他一眼道。

“嘿嘿,您得体谅大龄光棍的着急啊。”二黑嘿嘿笑道:“要去就带着弟兄们,把顾小姐给大人抢回来。”

“不,微服,悄悄的去,悄悄地回。”王贤摇摇头道:

“大人,属下不同意你去。”周勇却硬着头皮道:“实在太冒险了,大人是做大事的,不能让婆娘给牵绊住了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看看他,目光有些冷,周勇却无畏的与他对视,身为侍卫长,保护王贤是他的第一任务,听从命令要排在第二位。

“好吧。”王贤发现在周勇那双牛眼下,自己根本不是对手,只好叹口气,轻拍着他的腮帮子道:“我就是去于大事。”

“看女人不是大事。”周勇闷声道。

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王贤轻声细语道:“这是我们唯一能抓捕刘子进的机会,你知道如果我们能抓住活得刘子进,意味着什么吗?”

“很多。”周勇想一想道。

“是啊,如果能抓住刘子进,一切都迎刃而解了。”王贤微笑道:“你还觉着,冒险不值么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周勇是个实诚人,挠挠头道:“不好说。”

“那就相信我的判断吧。”王贤笑道:“去准备吧。”

“哦。”周勇闷闷应一声,稀里糊涂退了出去。二黑看着王贤道:“你到底为了刘子进多些,还是为了顾小怜多些?”

“分那么清楚于什么?”王贤神情十分复杂道:“知道自己在于什么就行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二黑点点头,不再废话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