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一八章 打成猪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3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送走了辛苦命的吴为,王贤躺在床上继续装病,他这样做的目的有三层,一是为了让对手放松警惕,不再严防死守,自己才有机会;二是为了暂时中止办案,他知道现在继续明着查下去,根本查不出什么,反而会带来被动,所以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法子,先引而不发;三一个,就是综合了各方面消息后,他发现山西并非像想象的那样铁板一块,而是暗潮涌动,各有各的算盘。

他隐隐觉着,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在幕后操动着一切。他相信如果有人想趁机做些什么,一定会利用自己这个钦差的,那么与其被人牵着鼻子走,还不如稳坐钓鱼台,等对方主动上门和自己联系。

谁知等来等去,却等到了意想不到的人……

“大人,”过午时分,王贤正躺在床上看书……没办法,装病么,自然要躺着了,便见周勇急匆匆进来,一脸激动道:“你知道我看见谁了么?”

“我看你是见鬼了。”王贤不动声色的把《灯草和尚传》塞到枕头底下,瞪他一眼道:“你看见谁了?”

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周勇按住激动的情绪,压低声音道:“韦无缺”

“我擦,十处打锣九处有他”王贤也惊呆了,“什么情况,快说”

“是是。”周勇忙道:“是这样的,这几天咱们暗中盯梢张大夫的兄弟,让人跑回来传话,说看见那个韦无缺了。我赶忙跟着手下过去,找到一处宅院。好巧不巧,碰见个男子牵马出来,那男子虽然易了容,但我们兄弟是六扇门出身,一双招子亮着呢,还是一眼把他认出来了”

“然后呢?”王贤紧张的攥拳道。

“然后弟兄们便跟着他,到了一处僻静无人处,便一拥而上”周勇不禁郁闷道:“谁知他就像知道我们会出现一样,不慌不忙,笑着让我们带他来见您。”

“靠,莫非他以为我不会杀人?”想想自己上次被坑,王贤就一肚子火气,怒而拍案道:“把那货给我带上来”

“大人,您不是还装病么?”周勇小声提醒道,他也正是因为这个,才没直接把韦无缺带上来。

“我靠……”王贤一愣,也是啊,那岂不是露馅了?要是不让他活着出去倒也罢了,可没有三两三,谁敢上梁山?那货八成有恃无恐。

“不如让我们先审他。”周勇小声建议道:“大人在隔壁旁听?”

“也好。”王贤点点头,只能先这样了。

王贤立在门内,透过厚厚的门帘,只见外头周勇等人,将一个大胡子男子押进来,绑在椅子上,然后一把把他胡子揪下来,露出那张让人嫉恨的俊脸。

“韦公子,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”周勇冷笑道。

“你当然想不到了。”韦无缺虽然被绑着,依然以一种俯视蝼蚁的语调,好整以暇道:“若非我想来探望你家大人,就凭你们这群家伙,一辈子也找不到本公子。”

“少说大话”但他显然低估了对方的恨意,周勇攥攥拳头道:“也别废话,先揍你一顿,解解恨再说”

这真是秀才遇见兵,有理说不清,韦无缺面上的得意,当时就凝滞了,那拳头朝自己脸上招呼时,才忙道:“慢慢慢”

“先打完了再说”周勇才不吃他这套,砰得一拳就砸在韦公子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上,韦无缺虽然有练过,但再练也练不到脸上去。登时哎呦一声,鼻血长流。

看着那张俊脸上开起了酱油铺铺,王贤暗暗叫声好,便听韦无缺大叫道:“别打了别打了,我有话说,嗷……”周勇又是一拳,痛的韦无缺大叫道:“顾小怜,我有顾小怜的消息”

“他妈的,又骗人”周勇闻言愤怒的连连挥拳,拳拳落在韦公子那张脸上,揍得他满脸开花。话说韦公子韦少主出生到现在,还没挨过这种打呢,简直要憋屈疯了……

把韦无缺打成猪头,周勇才住手道:“现在肯说实话了吧?”

“呜呜,我……”韦无缺嘟着肿成香肠的嘴唇,含糊道:“缩得就系洗发……我金的击到顾晓琳在哪,不骗银的……”他都要悔青肠子了,早知会碰到这种愣头青,自己就换个方式跟王贤见面了。

“真的?”周勇晃悠着醋钵大小的拳头,随时都要落下去。

“金的金的。”韦无缺道:“里让我见大应,我就说。”

“找打”周勇砰地又是一拳,韦无缺清晰听到鼻梁断裂的声音,只好大声道:“王大淫,里系系向追无情无义几淫”

“还敢骂我们大人”周勇又要打,却听韦无缺大叫道:“里几道她为里做了多大牺牲咩?”

里间想起咳嗽声,周勇硬生生止住拳,恨声道:“给他把嘴擦于净。”

手下用抹布,给韦无缺擦去满嘴的血污,他终于可以清楚说话了,“王大人,打了这么久的交道,咱们谁不知道谁?我都敢来见你了,你还不敢见我?你是装病呢,还是装傻呢?”他鼻青脸肿的说这话,还真有点硬骨头的意思。

“找打”周勇又要捶他,里间的门帘却掀开了,王贤缓缓走了出来,面无表情的看着韦无缺道:“你还敢来见我?”

“大人抱歉,上次我是认错人了,但绝对不是有意诳大人的。”韦无缺呲牙笑笑道:“学生问心无愧,有何不敢来见大人?”

王贤对这家伙的脸皮厚度,又有了新的认识,冷冷道:“不用废话了,聊聊吧,若没有足够的理由,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,窗外那颗常青松,就是你的墓碑了。”

“多谢大人想得这么周到,不过我想我暂时还死不了。”韦无缺无所谓的笑笑,只可惜往日魅力无穷的表情,今日怎么看怎么好笑。看来表情动作韦不韦,跟长得帅不帅,有直接关系。

“我很好奇,你到底想于什么?”王贤不跟他浪费口舌,却也没直接问顾小怜的事。“怎么连盟友也要害?”眼下朝廷占据绝对优势,明教和白莲教联手,尚且无法与朝廷抗衡,韦无缺如此精明之人,怎么会自毁长城?

“呵呵,大人误会了,我和白莲妖人,根本不是一伙的,而且我也不是明教的人。”韦无缺顿一下道:“这么说吧,我表面上是明教的,但其实我是朝廷的人。”

“朝廷的人?”王贤还真是惊到了。

“对,而且跟大人还是亲切的同僚呢。”韦无缺努努嘴,对周勇道:“把我的腰牌给王大人看看。”周勇在他腰间摸啊摸,果然摸出一块象牙腰牌,上面刻着钅锦衣卫千户韩天成,,登时愤怒的拍在他头上,骂道:“当我不识字么?这人姓韩你姓韦,伪造的伪”

韦无缺被拍得头晕脑胀,怒道:“我是潜伏在明教的锦衣卫卧底,韦无缺是我的化名,韩天成是我的本名,放榜的时候你们没看到么?”

王贤和周勇互相看看,都摇头道:“谁会注意这种小角色……”

‘噗……,这一下直接造成无缺公子内伤,比一顿毒打都狠,他吐一口老血道: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,我都是锦衣卫千户,大人可以这就写信给大都督询问,他自会为我证明。”

“老子没兴趣,姑且算你是真的吧。”王贤哼一声道。韦无缺露出胜利的笑容,刚要说什么,却听王贤狞笑一声道:“真的就更该死了你不知道我和锦衣卫不共戴天么?”

“大人也是锦衣卫,怎么和自己不共戴天?”韦无缺笑道。

“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事儿多了,何况我只是个挂名的。”王贤冷冷道:“说说吧,你找我于什么?”

“一是为私事,一是为公事,大人想先听哪个?。”韦无缺本来还指望着能松绑,但现在看是白搭了,只好提都不提道。

“私事吧,本官向来先私后公。”王贤道。

“私事就是我上次认错人,害得大人扑空,心里十分抱歉。”韦无缺道:“之后便北上帮大人找人,天可怜见,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终于找到了小怜姑娘。”顿一下,见王贤迟迟不发问,他只好怏怏说下去道:“原来小怜姑娘是白莲教的圣女……”

“放屁,唐赛儿才是”王贤啐道。“而且我也见过她了,你少瞎扯”

“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唐赛儿原先是白莲圣女不假,”韦无缺笑道:“但她要嫁人了,嫁了人那还叫圣女么?圣婆还差不多。所以又有新的白莲圣女,就是你的小怜姑娘。”

王贤默不作声,听他继续道:“大人也许不知道,小怜姑娘可不想当什么圣女,纯属被逼无奈,”说着看看王贤道:“或者说,是为了大人你才答应的

“我?”王贤眉头皱起,周勇喝一声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”

“你知道她为何会跟人走,又为何会不告而别么?”韦无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,我行我素道。

“为什么?”王贤声音不禁低沉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